<tt id="iog04"><noscript id="iog04"></noscript></tt>
<acronym id="iog04"></acronym>
<acronym id="iog04"><small id="iog04"></small></acronym>

我和老婆的群交生活

交友故事 一枝獨秀 9079℃ 0評論

  我們夫妻結婚已經5年多了,隨著時間的推移,對性生活都不象從前剛認識時那樣充滿激情了。我也曾試著換著各種花樣,但效果不是特別明顯。有一段時間上網被那些交友換伴所深深的吸引,于是我就常常幻想著老婆被別人插來插去的情形,這樣卻使我異常的興奮,倒也增添了性生活的樂趣,也由過去每次象應付差使一樣15-20分鐘變成1個多小時,而且越想是越興奮,每次都射的很多。
  說了那麼多,我也給朋友們介紹一下,我今年38歲,有一個小公司,本人雖然不是很帥,但也是很多異性朋友的偶像。我妻子比我小10歲,與我是同一所大學畢業。我們雖然結婚時間較長,但由于都在忙于各自的事業,所以一直也沒有要孩子,不過這樣倒也自在。受網上交友換伴的影響,我也一直想試試。我曾經將網上下載的有關這方面的文章故意存在電腦的“我的文檔”里,而且還買了很多有賤逼交內容的影碟與老婆一起觀看。在每星期兩次固定的作愛時,尤其是老婆達到或即將達到高潮時我就問她:“想不想讓別人一起操你”,此時老婆會淫蕩的回答:“想,我想讓很多的男人一起搞”。隨著老婆的淫叫,我也一瀉如注。可過后再和老婆提起這事,她卻是一百個不同意。也難怪,她嫁給我之前受家庭的影響很保守,大學四年沒有交一個男朋友,雖然四年當中不乏追求者。如何作通她的思想工作,我一直在想,也在尋找著機會。
  一、 以妻犒友雖然一直在想著這事,但我也有很多顧慮,主要是怕在交換后出現麻煩。去年4月終于機會來了。那天我正在上班,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原來是我大學時最要好的同學郭亮,當時我倆住上下鋪,可謂是吃喝不分,形影不離。畢業后他分回了家鄉西安,剛開始兩年還經常聯系,后來由于都在忙于工作并各自組建了家庭后就沒什麼聯系了,前年聽有的同學講,他事業上一直不得志,老婆也和別人跑了,但他確實是一個非常帥的男人。他在電話里講,要來我這出差一段時間,明天就到。我聽了后非常興奮,一是老朋友多年不見,確實想念,同時一個計劃也在我的心中醞釀。回家馬上把郭亮要來的事告訴了老婆,她也早就聽說我們的關系,我們結婚時他還托別人給我們捎來了一份禮品。我讓老婆趕緊把客房收拾好,既然來了就讓他住家里。我家住的是144平米的四室兩廳,環境還是滿寬敞的。
  轉天郭亮到的時候已是傍晚,晚飯是在家里吃的,我老婆做飯的手藝還是被圈里人稱道的,以至我結婚5年體重由130斤很快的狂增到175斤(本人身高178CM,身材還是蠻好的,與我一直不間斷的鍛煉有關)。晚飯中我和郭亮喝了一斤多五糧液,又各自喝了兩瓶啤酒,老婆自己也喝了半瓶紅酒。飯后老婆收拾完碗筷已是11點多鐘,由于明天還要早起所以她先睡了。我和郭亮則坐在客廳里聊天,我才知道一年前他老婆和公司老板好上了,離了婚還留下一個5歲的孩子,這麼多年一直還是單身。聊到了一點多鐘,我們倆還是沒有睡意,又聊到大學時偷偷看黃色錄象,還有一次偶然從一位剛剛畢業留校的女老師宿舍經過看到她洗澡的情景,真是越聊越興奮,我的計劃也在按步驟實施。聊到興頭上,我提議看看影碟,我告訴他我珍藏了一批很不錯的電影,我知道看黃色電影是我倆共同的愛好,一拍即和。于是我來到臥室取影碟,我老婆睡覺歷來有裸睡的習慣,此時她僅僅穿了一件白色透明的真絲睡衣蓋了一層薄被,由于紅酒沒少喝,已經深深的熟睡了。我輕輕的將她身上的薄被掀起露出后背和渾圓性感的臀部,又將床邊的臺燈擰亮調到最低檔,只見柔和的燈光灑在老婆白皙的皮膚上,那種蒙蒙籠籠的美感會令任何一個男人禁不住的沖動。然后我回客廳時故意將門留了一條縫。
  我和郭亮一邊看著影碟,一邊評論著演的內容,畫面上充斥著賤逼交的鏡頭,大部分都是多個男人同時搞一個女人,我發現郭亮的襠部已經鼓鼓的了,還不時在一跳一跳的。演完一部片子后,郭亮起身說:“我先洗個澡再看”,我知道他是已經忍不住要到衛生間去自己解決了。
  衛生間與主臥室緊鄰,并且必經過主臥門口。我深深的了解郭亮,他決不會放過任何機會的,何況現在又是一個離婚的男人。我用眼睛的余光看著他去衛生間,只見他經過主臥時,一愣,并停了2秒鐘,回頭看了我一眼,才走進衛生間。過了一會水嘩嘩的響起,我輕輕的進入書房,打開我藏起來的監控器,這個監控器只有我知道,是我有一次趁家里沒人時偷偷裝的,兩個攝像頭分別裝在客房和衛生間,我曾偷偷的攝下了我老婆、老婆的三位同學、表姐洗澡和她們夫妻在客房做愛時的鏡頭。此時通過監控器我看到郭亮正在用手使勁的揉搓他那足足有8寸的黑黑粗粗的陰莖,大約過了十多分鐘,突然一股濃濃的精液噴射而出,射出足有近兩米遠。我想像著郭亮的陰莖在我老婆的小穴里抽插的情形,以及的老婆淫叫,我的陰莖也變的棒硬,直直的挺起,我知道我的計劃肯定會得逞的。過了一會,郭亮洗完澡要出來了,我想機會來了,于是我馬上回到客廳倒在沙發上裝睡。郭亮回到客廳推了推我,我假裝睡的很死,翻了個身臉朝里又睡了。郭亮自己一個人繼續看著影碟,但是我從他不斷換著坐姿的聲音知道他已經心不在焉了。過了大約20來分鐘,他輕輕的叫我,我沒理他。只聽他起身,輕輕的走到主臥室門口,推開虛掩的門。我從沙發的縫隙中看到他輕輕的蹲在床邊,又輕輕的將我老婆身上的睡衣向上掀起,我知道,老婆那從來沒有讓別的男人看過的小穴此時已在另一個男人面前暴露無疑,過了一會郭亮見我老婆沒有反應,于是膽子越來越大,伸出右手,用食指和中指輕輕的觸摸那雖然經過我的陰莖進出無數次但依然緊閉的小穴,左手則掏出陰莖來回的套弄,也許他的動作不小心弄大了,只聽見我老婆輕輕的“哼”了一聲,嚇的他趕緊趴在了地上。我見時機成熟,起身來到臥室門口,郭亮看到被我發現,臉嚇的煞白,我趕緊沖他輕輕的“噓”了一聲,走進臥室掩護郭亮出去。我回到客廳,郭亮尷尬的看著我一時不知說什麼。我沖他笑了笑說:“沒關系,咱哥倆從來不分彼此,老婆也一樣。跟我來”。我把他引進書房,將我曾經偷錄的我老婆洗澡以及我們做愛的錄象放給他看,郭亮是滿臉的感激之色。“我知道,這些年你一個人也不容易,你要是想和她做,我給你安排。”郭亮聽了連連擺手,“不行!不行!朋友妻不可欺,我不能那樣做!”。我笑了,“我都說過了,咱倆不分彼此,何況你已經欺過了。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虛偽啦?”。郭亮看我很有誠意,于是也不在堅持,但有所顧慮的說:“嫂子要是不同意咋辦,那會多尷尬。”我神秘的笑笑:“這你就放心吧,你先回房睡覺養足精神準備著”。
  回到臥室,我越想剛才的情形越興奮,不禁掀開老婆的睡衣,用右手食指在她下邊的肉縫上來回劃著,又將她的陰蒂翻出揉搓著,這是我老婆的敏感地帶,這時她已有了反應,緊緊的摟著我,我翻身壓在她的身上,用我那一直令我引以為傲的硬硬的肉棒摩擦著她的肉縫,只一會工夫就感覺到她的下邊已是淫水泛濫,于是我挺起肉棒直搗穴口,長驅直入。老婆渾身一震,大聲的“啊”了一聲,隨后就是連連的淫叫,這時我感覺門外有雙眼睛在爍爍的放光,我不覺得更加興奮,大力抽插著,幻想著郭亮粗大的肉棒插進時的情景。“老公,快!快!使勁操!”老婆渾身顫栗著,渾圓的臀部隨著肉棒抽插的節奏上下運動著,我知道老婆的高潮來了,大約又抽插了百十來下,老婆的眼神已經迷蒙,光剩下“哼哼了”,我想,晚上還要繼續作戰,現在需要保存體力,于是我狠狠的將肉棒插入肉穴底部,滾燙的精液同時注滿了肉穴。
  晚上下班,我和郭亮同時回到了家,我老婆因為上班較遠還沒回來,于是我開始實施我的計劃。我將她常喝的紅酒里兌了一些白酒,又在里面放了兩粒上次去深圳出差買的“女性催情藥”,一切安排妥當后打電話從附近的酒樓叫了外賣。老婆回來后,我殷勤的把紅酒為她斟上,酒桌上推杯換盞,由于明天是周末,我老婆也多喝了一些,不知不覺一瓶紅酒已下去了大半,老婆的臉上泛起了紅暈,眼神也有了一些迷離。我知道藥勁就要上來了,趕緊收拾了餐具,提議大伙看會電視,并偷偷的打開了DVD,這時電視上出現了兩男一女作愛的畫面。老婆坐在我的旁邊緊緊的摟著我,由于有郭亮在,老婆羞紅著臉。隨著劇情的深入,電視里的三人正在“三明治”,老婆摟的更緊了,并且輕輕的嬌喘著。我將手伸到她的裙下,發現她的內褲已經被淫水浸透,我感覺時機已到,于是輕輕的將她的上衣解開,將乳罩拉下,只見老婆碩大的乳房彈了出來,我又向郭亮使了個眼神,郭亮馬上坐到我老婆的另一邊,同時將手伸進了她的內褲。“不要!不要!”我老婆掙脫著,但在我和郭亮上下的刺激下,也許藥勁也上來了,她軟軟的橫在沙發上。這時我和郭亮已將她的衣服全部脫下,我老婆的乳房足有36寸,由于沒有生育過,彈性十足,兩顆乳頭像小小的紅櫻桃一樣鑲嵌在上面。陰部陰毛卻很濃密但又很整齊,一道細細窄窄的肉縫兩邊也長滿了絨毛。“太美啦!”郭亮兩眼放著藍光,好象要把我老婆一口吞下。“不要!不要!你們不要這樣!”老婆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大聲抗議著。由于她不配合,我倆還確實比較費勁。我一想,既然已經這樣了就干脆做到底,和郭亮一起來個“強奸加3P”。于是我從沙發下面取出早已準備好以防萬一的繃帶,和郭亮一起把我老婆抬到臥室里,將她的手腳分別綁在鐵床上,這樣,她呈“大”字形躺在床上。郭亮早已等的不耐煩了,撲到她的兩腿中間,用舌頭對準肉穴狠狠的舔了起來。我則趴在我老婆的胸部舔著她的乳頭。在我倆的上下進攻中,老婆是嬌喘連連,肉穴里泛著水光,臀部配合著郭亮的舌頭扭動著。我倆趁機脫光了自己的衣服,郭亮那碩大的肉棒已是一柱擎天暴漲著,要論肉棒,郭亮的長都仆我差不多但卻比我的粗。老婆渾身顫抖著,完全沉浸在性的刺激中,看的出此時她急需一只肉棒插入嫩穴,但是女性特有的矜持還是使她堅持不說出來。只見郭亮此時兩手分別抓著我老婆的兩條腿,一挺肉棒,暴硬的肉棒完全不用手扶,只一下,伴隨著老婆“啊”的一聲既興奮又痛楚的呻吟,大半根肉棒已經擠入肉穴。“輕點,太大了,輕點!啊、啊、啊、……”。但是郭亮已經完全不顧及這些,好象餓狼一樣撕咬著我老婆的身體,看的出他已經很久沒有碰女人了。又隨著一聲痛楚的呻吟,郭亮整根肉棒沒入肉穴,同時伴著瘋狂的抽插,肉穴以及兩邊的肉翻了出來。
  “啊、啊、啊、啊……”老婆微睜著失神的雙眼,渾身抖動著,用哀求的眼神望著我:“放開我吧”。
  “你愿意我們倆這樣操你嗎?”我一邊揉搓著她的乳房,一邊用攝像機錄下了這個精彩的時分。
  “愿意,我愿意,快放開我吧,我受不了啦!啊、啊、啊……”
  “這樣操你,你美嗎?想不想再來幾個男人一起來干你”
  “想,我好想。快放開……”
  我和郭亮解開縛在她身上的綁著的繃帶,并將她翻了個身,使她跪在床上,郭亮意猶未盡的繼續抽插著,我來到前面將怒挺的陰莖塞進老婆的嘴里,這也是我們結婚五年來她第一次為我口交,望著含著淚水的老婆,看著郭亮瘋狂的動作,心里不免泛起了一股股的、酸酸的感覺。
  郭亮的動作更大了,突然他的身子一挺,雙手緊緊的摟住我老婆的雙跨,一動不動的持續了足有10秒鐘,我老婆的渾身一陣痙攣……“啊——”的一聲癱軟在床上。郭亮終于射精了,軟軟的肉棒從老婆的陰道中滑出,白糊糊粘粘的精液汩汩的向外冒。老婆在床上繼續扭動著,郭亮在持續將近60多分鐘的大力抽插中,老婆的高潮反應也有了7、8次,但看樣子現在她這次沒有到達高潮,正處于七上八下的狀態中。果然,她淫叫著:“老公,快給我……”看著她淫穴中冒著別的男人的精液,我的肉棒好象比平時更加漲大了,一跳一跳的,從來沒有過的一種興奮充斥著全身。我趴在老婆的身上,倆腿緊緊的夾住她的兩條腿,一使勁將怒漲的肉棒貫入那剛剛經歷了別的男人碩大陰莖暴風雨般洗禮的淫穴,雙手從下面緊緊抓住老婆胸前的兩團肉球,挺起腰直上直下的像打樁似的在其肉穴中聳動,老婆的反應更大了,她的頭頂著床,一團齊腰的秀發隨著頭擺動著,臀部用力的挺起,任由另一只肉棒在淫穴中進進出出,無力的呻吟著,享受著。由于肉穴中充滿了郭亮的精液,所以在我的陰莖的抽插過程中發出“噗呲、噗呲”的聲音,并向外噴濺著。
  這時郭亮來到我老婆的前面,一手托起我老婆的頭,一手揪起頭發,將那剛剛逞威后軟軟的陰莖塞入她的嘴里,只見那只陰莖在我老婆的嘴里進進出出,而且舌頭還在它的上面翻卷著。這就是我的老婆,今天同時為我和另一個男人第一次口交。看著老婆淫蕩的樣子,我狠狠的抽插著,經過30多分鐘,在老婆又一次的高潮中,我將精液又一次注滿老婆的淫穴,郭亮也又一次將精液撒入老婆的口中,同時一部分淋在了她的臉上。
  經過一番狂風暴雨的性交后,我和郭亮雙雙的摟著我的老婆進入夢鄉,即使在睡覺時,郭亮還將其左手的四個手指插在老婆的小穴中。
  早晨,我被一陣動靜吵醒,睜眼一看,郭亮又騎在我老婆的身上瘋狂的抽插著。老婆也隨著一聲聲的淫叫。看到這一幕,我的陰莖也不由得蠢蠢欲動,于是我將我那剛剛恢復精神的肉棒插進她的嘴里。這時突然聽見我老婆大叫:“不要插那里…”話沒說完,只聽她一聲慘叫:“啊——”。郭亮已將粗粗的碩大的肉棒在我老婆那美麗的菊花蕾口一插而入,一股殷紅的鮮血順著大腿淌下。我被眼前的情景驚呆啦,只一晚上我老婆的兩塊領地全部失守,而那美麗的菊花蕾讓另外的男人首先攻破。
  一狠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我要將全部的失落發泄出來。于是我叫他們調整了一下姿勢,郭亮躺在床上,我老婆坐在他的陰莖上,伏在他的身上,而我則從后面插入那我一直想但一直沒敢今天卻叫別人搶先進入的肛門。我和郭亮上下齊動,我老婆在我們的一出一進中大聲的淫叫著。
  “……啊、啊、啊、……”
  20分鐘后,我將肉棒從肛門中抽出,與郭亮的肉棒一同插入她的肉穴,此時,她已經渾身麻木的隨著我們的意愿作著機械的運動。
  就這樣,在周末的兩天里,我們除了吃飯、睡覺外就是絞在一起,周日那天我和郭亮為了增添刺激還從街上找來一個陌生人和我們一起玩4P.一周后,郭亮回西安了,但是從此我和我老婆開始尋找更刺激的性交方式。

轉載請注明:一枝獨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我和老婆的群交生活

喜歡 (56)

您必須 登錄 才能發表評論!

彩39是正规的吗
<tt id="iog04"><noscript id="iog04"></noscript></tt>
<acronym id="iog04"></acronym>
<acronym id="iog04"><small id="iog04"></small></acronym>
<tt id="iog04"><noscript id="iog04"></noscript></tt>
<acronym id="iog04"></acronym>
<acronym id="iog04"><small id="iog04"></smal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