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 id="iog04"><noscript id="iog04"></noscript></tt>
<acronym id="iog04"></acronym>
<acronym id="iog04"><small id="iog04"></small></acronym>

白领一族的换妻故事连载-3

交友故事 一枝独秀 7944℃ 0评论

这边,陶铭萧拿出来一个饮料箱放到桌子上,又给每个人倒了一杯啤酒,慢慢地品着。所有的人都没说话,但每一个人的表情又都是凝重的,好像面临一场关乎生死的选择。一时间气氛很冷清,从?#29420;?#21040;冷清就在这一瞬间,这变化之快让很多人都不适应,尤其第一次来参与的人,都是极度的不适应,以至于有两位老兄让啤酒呛得大声?#20154;?#36215;来。他们的?#20154;?#24341;得走远的女人堆里,有两个女人回头关切地张望着这边,关切之情溢于言表,那一定是他们的妻子。

  等女人们的身影消失在酒店大门里,陶铭萧从口袋里拿出来自己的电子房门卡扔到了饮料箱里,眼睛看着远方月光下?#20102;?#30340;湖水,平静地说:”大家把自己房门卡的号码记住,然后扔到箱子里,一会按顺时针方向抽,抽到自己的马上放回去重新抽一次。”

  看到大家攥着房门卡有点紧张的表情,欧阳剑笑着举起酒杯:”来,最后干一个,一会抽好房间,大家别一起回去,一个一个走,到房间里千万记住先洗澡刷牙,别让女人看不起自己。哈哈,保持好风度最重要,不然下次可能就要出局了。来,祝各位好运!”说着自己先干了这杯?#21860;?/p>

  所有的人都把房门卡扔到了箱子里,虽然有的人还很迟疑,但看了看周围的人,?#25925;前?#21345;扔到了箱子里。陶铭萧一指江鹏:”你坐东面了,东风为上,你先来吧。”

  江鹏看了看大家,没人表示疑意,也就不客气地把手伸到箱子里,翻动了一下,抽出来一张看。当看到手里的这张卡,江鹏的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奸笑,同时眼睛的余光很不经意地扫了陶铭萧一下,长出了一口气,把卡放到了T恤的口袋里。

   陆续地有手伸进箱子里,有的还紧张得轻微颤抖。也真奇怪了,在座的都是成熟稳重的社会精英,什么大风浪没见过,可今天这场合还真的就有紧张的,第五位老兄抽出来一看,是自己的房卡,一紧张房卡竟然掉到了地上,捡起来房卡,这位老兄尴尬地笑了一下:”我抽到的是自己的。”说完探究地看着陶铭萧。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把卡送回去,等别人都抽完你再重新抽一张;再一个就是等大家都抽完,那时候肯定还有一个人和你情况一样,你们俩?#25442;?#19968;下。”

  那位老兄没有犹豫就把卡扔了回去,下边的人重新开始抽,又一位老兄不幸抽到了自己,再放回去重来,折腾了一好一会,总算都抽完了。

  陶铭萧看了看大家,尽量用?#20132;?#30340;语气说:”现在开始,每隔三分钟回去一个人。欧阳,你先把车开回去停好,明天上午九点统一出房间,就不再集合了。大家到我这领取这次活动剩余的费用,?#25925;?#20313;一百多元钱,平均分还给大家,然后就各自回家。注意,不许索要对方的联系电话和打听对方的具体情况,违反者后果自负。”

  江鹏接过话头:”那一百多元钱就别分了,留到下次做费用吧,谁又能在乎那十元?#22013;?#30340;呢。”大家也就随声附和着,有心急的很想回酒店,但还不好意思先走,有几个已经坐立?#35805;?#20102;。  陶铭萧摇了摇头:”亲兄弟明算?#21097;?#38065;上?#25925;?#28165;楚点好,何况下次再聚会在座的各?#25442;?#19981;一定都能参加。这样吧,?#19968;?#20080;点饮料,明天上午发给各位路上喝,时间不早了,回去吧,从你开始走。”

  陶铭萧一指那个卡掉地上的老兄,这老兄急忙?#37202;?#26469;,说了声晚安,边用手绢擦着脑门上的?#24618;?#36793;急匆匆地朝酒店走去,路上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差点摔倒。看着这?#19968;?#24613;霍霍的色狼相,江鹏在心理祈祷着,这?#19968;?#21487;别抽的是自己的卡呀。

十个女人走进酒店大堂的时候,彼此都感觉到了异样的尴尬,于是都低着头不看别人。有几个人走进了电梯,门要关上的时候,有两个女人又退了出来,她们宁愿爬楼梯上去,也不想关在一起感受那窒息的尴尬。?#25925;切?#38397;她们三个,故意落在后面,等着下一部电梯。  韩屏挽着徐闽月亮走进电梯,看着她们两个人那么坦然,感觉自己?#38378;?#24052;巴的,紧张得要命,傻傻地说了一句话:”徐姐,我去你那住好吗?”

  徐闽没?#20154;?#35805;,月亮扑哧地笑了,搂着韩屏的肩膀掐了一下她的脸:”傻?#23601;罰?#20320;真可爱,你去了徐闽还不得跑你的房间来,你们俩玩捉迷藏呀。”

  徐闽淬了月亮一口:”你别没正经的。”又问韩屏:”你是害怕?#25925;?#19981;好意思?”

  韩?#26009;?#20102;想,好像都有。这时候电梯到了四楼,月亮摆了一下手,告别出了电梯,徐闽在电梯又关上地时候温柔地对韩屏道:”别怕,已经这样了,就当是上帝给你额外安排的一次艳遇吧。”

  帮韩屏理了理头发,亲切地搂着她走出了停在五楼的电梯,把韩?#20102;?#21040;房间门口,在她耳边小声的叮嘱:”洗个冷水澡,心情就会平静的,没事,明天早上我等你一起走。”说着拍了拍韩屏的脸蛋,看着她?#38378;?#20846;兮地进去,这才摇着头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韩?#20004;?#20102;房间,感觉到房间里是那么的寂静,寂静?#27599;?#24597;,烦躁地走了两个来回,从包里抓出手机,快速地打给江鹏 ,现在那怕听到他一句?#21442;?#30340;话也好。可是,电话里传出来的是一个冰冷而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27809;?#24050;关机,请您下次拨打。”

  韩屏这才想起来,下午在大厅里大家就都关了电话的,恨恨地骂了江鹏一句,沮丧地徒然倒在了床上,无奈地晃了两下头,?#27425;?#21040;了头发上火炭还有烤肉混合的味道,想起来徐闽的话,急忙站了起来,象和谁赌气一样,两把脱掉了裙子和内衣,赤裸着身子冲进了卫生间。

  欧阳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前,仔?#36127;?#23545;了房门号,做了一个深呼吸,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了一下,插入房门卡,小心地打开房门,脚步在迈进门里之前犹豫了一下,用手顺了顺前额上的头发,轻轻走了进去。房间里很暗,只有电视闪着一点光亮,女人洗浴过的体味混合着沐浴露的芳香充斥在房间的空气里,使欧阳感觉到莫名的亢奋。等眼睛适应了室内的光线,才看到一个女人侧身躺在床上的毛巾被里。由于那女人的脸冲里面,所以欧阳只能看到她一头酒红色的秀发。今天的好几个女人都是这个颜色的头发,所以欧阳还不能马上判断出来是谁,但他的第六感觉告诉自己,这一定是个理想的女人。

  把电视的音量关上,欧阳拿出包里的MP3插上电源,接上迷你小音响,钢琴曲《梁祝》那美妙的旋律顿时飘荡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床上的女人在这音乐中动了一下,但?#25925;?#27809;有转过身来。欧阳在房间的小衣柜里找出浴巾,迅速脱下外衣,披上浴巾走向卫生间,到了门口想起来什么,转身到桌子上的背包里拿出一袋洗浴用品走进了卫生间。

  简单冲洗了一下,欧阳慢慢地擦着身子。他在心里告诫自己,一定要有耐心,凭感觉这女人一定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的,因为才进门的时候他分明听到了那女人有点粗重而不均匀的呼吸。第一次参与的女人心里都有一点恐惧,太性急就会吓倒她。

  把身子擦干,在嘴里喷上黄瓜香型的口喷清新剂,又拿出婴儿痱子粉在掖下和两腿间拍了少许。很多书上说女人喜欢男人身上的汗?#21486;?#36824;有的男人约会喜欢喷点?#26447;?#21476;龙水,在欧阳看来纯属扯淡。男人的汗味就是酸臭?#21486;?#21476;龙水更是恶心,他喜欢用最简单的婴儿痱子粉,是因为他喜欢那纯正的香?#21486;?#23601;如同他喜欢女人身上的自然体香一样。搞园艺花卉的欧阳,反倒不喜欢女人身上喷洒浓烈的鲜花型香水。

  ?#35328;?#24062;披在身上,理了理飘逸的长发,欧阳走出卫生间,观察了一下床上的女人,她虽?#25442;?#20102;躺着的姿势,但?#25925;?#38754;朝里。欧阳把音乐换成了英文歌曲《此情可待》,轻轻的走到床边,温柔地对床上的女人说了句:”这歌还喜欢吗?”

  女人恩了一声,缓慢转过了身,看到女人那张羞怯的脸,欧阳脸上的表情?#25925;?#37027;样的平静,保持着亲切的微笑,但内心却是一阵狂喜,?#23588;?#30495;的是她,那个成熟中透着天真烂漫的女人,自己最倾慕的韩屏。
韩屏是那种思想单纯,尤其?#25442;?#25513;饰自己的女人,看到身边的男人是欧阳,惊喜之间她的眼睛里就有一抹亮色闪过。欧阳那?#24080;?#23478;的气?#21097;?#24189;默洒脱的性格,真的很让她欣?#20572;?#21487;是看到他赤裸的胸膛,才想起来他是月亮的老公,是今晚自己的?#25442;欢?#35937;,心就猛地一翻腾,忙把头低下。

  欧阳轻轻坐到韩屏的对面,小心地把手放到韩屏肩上。他能感觉到这女人身上突然紧了一下,于是温柔地把手放在她圆润的肩膀上抚摩着,笑吟吟地看着韩屏道:”咱聊点什么吧,这样吧,咱也学学赵本山的大忽悠,我给你出个脑筋急转弯题,也是四岁这个年龄段的,你来猜一下好吧?”

  韩屏好奇地抬起头看着欧阳,说实话这个男人真的挺有魅力的,如果不是这么个尴尬的环境下,自己还真有可能对他产生好感,尤其他的眼神,温柔又清朗。韩屏有点痴地看着欧阳的眼睛,不由得展颜一笑。

  韩屏温柔的笑容给了欧阳鼓励,他用手挑起韩屏小巧的下?#20572;?#30447;着她那月牙样弯弯的笑眼,?#20040;?#24615;的嗓音开始了他的忽悠:”说有个男青年做?#26179;?#20999;除手术,需要备皮,噢,就是把阴毛剃掉,?#20048;?#24863;?#23613;?#19968;个老护士正给这小青年备皮,突然进来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小护士,对老护士说,你家里来电话了,说有急事让你去接电话呢。老护士急忙把剃刀递给漂亮的小护士,麻烦你帮我把这个做完,他马上要上手术台了。小护士接过剃刀?#30340;?#24555;去接电话吧,老护士就匆忙出去,?#20154;?#25509;完电话回来,?#20999;?#25252;士正在洗手。于是老护士边洗手边对?#20999;?#25252;士说,你说现在这小年青的真不知道怎么时尚好了,就说刚?#25293;切?#38738;年吧,你注意没有,他在自己的那话儿上纹了两个字,一流,这一流是什么意思呢?小护士脸一红,大姐,你看错了吧,他在那话儿上纹的明明是七个字,一江春水向东流。你说,为什么她们两个人看到的字会不一样呢?”

  韩?#20102;?#32034;着,用茫然探究的眼神看着欧阳,欧阳笑眯眯的提醒她:”你想想,一个老女人,一个年轻漂亮的,男人的那话儿会有什么样的?#20174;Γ?#8221;

  韩屏?#33151;?#37266;悟,脸埋在臂弯里吃吃的笑了起来,又伸手在欧阳的肩上捶打着:”你讨厌,你个流氓,讨厌鬼。”

  欧阳开心地笑着,趁势抓过韩屏的手一拉,没防备的韩屏就栽倒在他怀里。欧阳紧紧地抱住韩屏那滚热的身子,伏在她耳边轻声说:”来吧宝贝,让我再好好忽悠你一次,让你舒舒服服地晕过去。”说着话,手已经搭在了韩屏那柔软的乳房上。

  韩屏在欧阳的怀抱里已经晕眩,他的声音是那么的遥远,?#36335;?#26469;自天籁;他身上的味道那么好闻,好闻得让她心醉;他的搂抱好用力,抱得她呼吸都困?#36873;?#33258;己的力气那里去了?怎么就要瘫软了?他的身子那么热,?#36335;?#35201;把自己融化,于是韩屏忍不住呻吟起来。她想推开抱着自己的欧阳,可是自己已经没有了力气,推他的手不知怎么就变成了在他胸膛上的抚摩,这抚摩反倒给了欧阳刺激,他的手于是更加地放肆。也许自己不是没有力气,是根本就没想推开这滚热的躯体。

  手里那柔软的乳房变烫变硬了,小巧的乳头坚挺了起来,欧阳感觉到了怀里这个女人的瘫软,顺势把女人放倒在床上,甩掉自己身上的浴巾,一只手还在抚摩着女人那丰满的乳房,另外一只手熟练地剥去了女人身上的裙子,在女人逐渐急促的呻吟里,把身?#21451;?#20102;上去。

  韩屏那晕忽忽飘荡在半空的灵魂,被猛地拉回到身体里,接着她就真切地感觉到了体内被男人猛烈的冲击。这异样的冲击,陌生的喘息让韩屏楞了一下,定睛看了身上的男人一眼,不是自己熟悉的老公。江鹏呢?韩屏?#36335;?#30561;梦中才醒来一样?#38706;?#24038;右看了看,房间也是陌生的,江鹏呢?我的老公他在哪?他在做什么?清醒过来的韩屏马上想到,自己那熟悉的江鹏,这时候一定也象身上这男人一样,在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上疯狂地冲刺着。突然的委屈?#22836;?#36481;压抑在心头,这压抑让她要窒息,身上男人的冲击更让她想呕吐,于是韩屏有点歇斯?#26700;?#22320;大叫了一声,猛地把欧阳从身上推了下去,跳下床,赤裸着跑进了卫生间,靠在冰凉的墙上慢慢的蹲下来,?#20313;?#22320;抽泣起来。

  韩屏埋头痛快地哭了一阵,感觉好了许多,想?#37202;?#26469;,一抬头?#27431;?#29616;欧阳下身围着浴巾,靠着卫生间的门框,用关切而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神让韩屏感觉到了一丝的温暖,后背靠在墙上好凉,?#37202;?#26469;刚要走出卫生间,才警觉自己是赤裸的,呀地一声捂着胸脯蹲了下来,欧阳忍不住?#21595;切?#20102;起来,韩屏气急地说:”你还不转过去,笑什么笑,讨厌死了。”

  韩屏的娇嗔让欧阳的心放了下来,韩屏那么激烈的?#20174;?#26159;他没想到的,一度让欧阳很?#28845;鄭?#20294;现在看来问题不是很大。其实欧阳也明白,她的最后?#32769;?#24050;经被?#40644;疲?#21097;下来的就看自己的耐心了,而哄这样的女人是欧阳最有兴趣做的事。转身进到房间里,拿着毛巾?#25442;?#21040;卫生间,把倦缩着的韩屏包起来,扶着她回到房间的床上,欧阳把韩?#37327;?#22312;自己的怀里轻轻地抱住,韩?#26009;?#24449;性的挣扎了一下,也就顺从地靠在他的身上。韩屏感觉自己好累,也真的想有个人靠一会,长出了一口气,小声对背后的欧阳说了句对不起。

  无声地笑了一下,欧阳的眼神充满了自信,趴在韩屏的耳边,用尽量温柔的声音给她讲起了自己的留学经历,讲起了自己回国后?#21254;?#30340;艰辛。委婉的语音,?#37096;?#30340;经历,慢慢地把韩屏带到了他的故事里。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韩屏跟他叹息,唏嘘,高兴,开心,故事把韩?#33080;?#24213;放松了。在欧阳又一次抚摩到她乳房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一点反感,甚至在欧阳吻上了她耳垂的一刹那,猛地转身抱住欧阳,主动吻上了他那滚烫的嘴唇。在欧阳又一次冲进自己身体的那一刻,一种扭曲的报?#20174;?#26395;涌上了韩屏心头。于是这个原本思想单纯的女人,挺起原本纯洁的身体,迎合着身上原本陌生的男人,甚至在这原本陌生的男人猛?#39029;?#20987;下,她的体内?#20174;?#20986;了原本不该有的快感。韩屏举起丰腴的双腿迎合着男人的抽动,把拳头塞在嘴里,她怕,她怕自己?#31181;?#19981;住叫出声音来,她的潜意识告诉自己,不能太下贱。
江鹏走进酒店的时候,内心都不知道是什么滋?#21486;?#26377;期盼和紧张,还有难受和忐忑。毕竟男人是自私的,想到老婆不知道要被谁享受一晚上,心里的酸楚?#19978;?#32780;之,可是享受别人老婆的欲望更强?#25671;?#23601;在这样的情绪里走上了五楼,路过自己房间的时候,江鹏脚步慢了一下,差点没冲动地去敲门。咬了一下嘴?#21073;?#25226;泛到嘴里的酸水使劲咽了下去,拿出口袋里的房门卡,义无?#20498;?#22320;向走廊深处走去。

  卡插到电子门锁上,江鹏?#31181;?#20102;一下狂跳的心,转动门把手走了进去。房间里亮着灯,徐闽安静地坐在镜子前梳理着湿漉漉的头发,看到进来的是江鹏,稍微楞了一下,马上平静了下来,笑眯眯地点了下头。徐闽的冷静让江鹏反倒楞在那,站在门口的脚步迟疑了,随手关上门,就这样靠在门上看着娴静的徐闽在那温柔地摆弄着头发。

  其?#21040;?#40527;早就估计到这房间是徐闽的,江鹏是外表看?#31378;?#26465;的男人,但内心却及其细致敏锐,甚至可以说是奸猾的。在陶铭萧拿出自己的房卡,挥动着讲抽卡规则的时候,他就注意到陶铭萧的房门卡边缘有个不大的豁口,那豁口很小,不注意根本看不到,但用手触摸就很容易感觉出来了,所以抽卡的时候,他?#24184;?#22312;底下翻动,他很轻易就感觉到了这张有个小豁口的房门卡,攥到手里的一瞬间,想到温柔端庄的徐闽要被自己享用,他差点没得意得笑出声。

  ”怎么还不进来,你想贴到门上装门神?#21073;?#22075;嘻”徐闽的调侃让江鹏回过了神,看站在地中间的徐闽,头发已经利索地盘了起来,只穿了一件粉色吊带薄?#27492;?#35033;,灯光下能感到里睡裙里面的真空。随着她笑的颤动,一对乳房在睡裙里上下起伏,还有两腿间的黑影,让江鹏有点血脉膨?#20572;?#20004;个大步走到了徐闽的面前,刚要伸手去抱她,?#20999;?#38397;却后退了一小?#21073;?#23545;着门口的卫生间努了一下嘴,轻声的,但口气又是绝对的命令?#21073;?#8221;?#28909;?#27927;个澡!”

  江鹏伸出的手僵在半空,收回来的时候随手挠了挠头,他不甘心就这样听女人的话,但是还真的要?#28909;?#27927;澡。于是就?#23601;?#19968;样,在徐闽的面前一件一件的脱着自己的?#36335;?#28385;以为徐闽会转过头去,谁知?#20999;?#38397;非但没有一点的害羞,反倒干脆双手抱肩静静地看他脱?#36335;?#30452;到江鹏脱的一丝不?#36965;?#25165;走上去,在江鹏的肚皮上掐了一把:”脂肪多了点,不过对你们这种养尊处优的男人来说,你就算保持不错的了,以后多注意饮食和锻炼。”这职业的口气让江鹏彻?#20180;?#20102;气,硬挺着头进了卫生间。关上门靠在墙上长出了一口气,懊恼地摇了摇头。门外徐闽笑语又传了进来:”江鹏,忘了告诉你,在医生的眼里没有性别,有的只是碳水化合物,咯咯。”气得江鹏哗地打开蓬头,赌气样地站在凉水里冲洗起来。

  冰凉的水流滑过肌肤,江鹏冷静了许多。看来徐闽是那种外表纤细温柔,但性格刚强,甚至有点霸气的女人。这样的女人需要的是征服,仔细清洗着自己的命根处,江鹏暗下决心,一会出去,放弃前戏,直接进入主题,用自己最擅长的凶?#32479;?#21050;来征服这个高傲的女人。想到这,身体就有了?#20174;Γ?#29577;茎凸挺,这让江鹏很满意,马上用浴巾擦干身子。他想用这样的方式进入房间,在心理上给徐闽一个下马威,同时,在一个相对陌生的女人面前赤裸身体挺立金枪,这本身就的对江鹏性心理一个极大的刺激和满足。

  徐闽平静地躺在床上,她没有打开空调,她希望给自己的身子保持热度。听着卫生间里哗哗的水声,徐闽的心有了点骚动,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游戏,但这?#25925;?#31532;一次碰到江鹏这样体格彪悍的中年男人。说心里话,徐闽喜欢这样的男人,从她降生的那一天,喜欢男孩子的父?#31119;?#23601;把她当个男孩子看待 ,这使她的性格里充满了自立?#22270;?#24378;。只是到了青春期发育以后,雌性激素的作用才使她外表看起来温柔娴静。她不喜欢细致温顺如女人般的男人,可是偏偏这几次聚会,她轮换的男人都是这样的,这让她很失望。若论温柔,还有谁能比得上做医生的陶铭萧?她欣赏陶铭萧的温柔细致,但更渴望体验一下雄性的粗野所带来的刺激,她在心理暗自祈祷,江鹏,这个看上去彪?#21453;?#29367;的男人,别是个银样蜡枪头。

  正想着,卫生间的门打开了,赤裸的江鹏走了进来,连个浴巾都没有围,直接走到了徐闽的床前,嘿嘿笑着问徐闽:”我洗干净了,你需要检查吗?”说完挑衅地看着徐闽。

  徐闽的眼光在江鹏的身上扫视着,最后停留在江鹏的胯间,那昂?#30528;?#31435;的雄根是那样的骄傲,颤动着对徐闽点头?#23601;?#24464;闽的脸微微红了,抬头,看到江鹏火一样的眼神,不由的?#21683;?#19968;笑:”很好,很干净,我挺满意。”说完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江鹏本来就不大的小眼睛,?#19997;?#31361;然眯了起来,上前一?#21073;?#21452;手?#26377;?#38397;的睡衣下摆伸进去,在徐闽的身后把两只手一交叉,徐闽的上身一下子就被抱了起来。还没?#20154;从?#36807;来,睡衣已经被江鹏随手扔了出去。这粗鲁的动?#39749;?#24471;徐闽不怒反笑了,这一笑更给了江鹏以鼓励。将徐闽的身子拉到床边,江鹏就站在地上,没有一点的抚摩和亲吻,分开她的双腿,直接就冲进了徐闽身体的最深处。他的双手使劲地抓住徐闽的乳房,腰腹用力地来回挺送着,徐闽禁不住跟随他抽动的节奏大声地呻吟起来。

  这强烈的刺激让徐闽欲死欲仙,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她直感觉自己的身子快被江鹏撕裂了,尤其身体接触时候发出的清脆的劈啪声更让她激情勃发。于是抓过江鹏揉搓自己乳房的左手,把他的两根手指含在嘴里,用力地吸吮着,嘴里的呻吟声立时变成了快乐的哼唧。

  这淫糜的哼唧刺激得江鹏再也受不了了,下身死命地往里一挺,嘴里野兽般地低吼一声,一?#21917;?#27880;。徐闽不满地咬了他手指一下,双腿用力夹住他的腰,不让他退出来,江鹏腿一软,趴在了她的身上。
蓬头的水流象细密的雨丝,尽情的喷洒在韩屏那滑嫩的肌肤上。韩屏自己都不知道在这蓬头下洗了多?#33579;?#21482;是机械地,无目标地在身上到处揉搓着。她感到身上有说不出来的脏。尤其下身,她已经用手指粘上浴液,深到里面洗了好几次了。韩屏总是感觉身体的最里面还有男人的脏东西没洗出来,一个奇怪的念头突然浮上脑海,她荒唐地想如果倒立,拿大顶,是不是水就能灌到下面身体里去,那样会?#25442;?#27927;得更干净点。于是她抬头看了看头上的蓬头,是固定在墙上的,拿不下来,叹息了一声,无奈的闭上眼睛,任水流从头上流遍全身。

  一只温暖的大手从后背伸过来,扭过她的头,欧阳的嘴对着她吻了下来。韩屏木然地闭着嘴?#21073;?#21018;要扭过脸,却被欧阳执拗地擒住用舌头,欧阳灵巧地?#19997;?#22905;的嘴?#21073;?#38543;即,凉丝丝的可乐流到了韩屏的嘴里。?#31561;?#22320;离开欧阳的嘴,转过身来,韩屏才看到,赤裸的欧阳正拿着一听可乐笑望着自己。一丝温情涌上了韩屏的心。面前的这个男人怎么都让自己恨不起来,不但恨不起来,好感反倒一点点在累积。这个男人太会讨好女人了,这会他又放下可乐,从后面把韩屏抱住,手在她胸上抚摩着,嘴唇吻上了她的后?#22330;?/p>

  后背被吻得痒痒的,韩屏不禁呼吸沉重起来。韩屏的肌肤比较敏感,这要是平时江鹏这样温情自己,恐怕自己早就春潮泛滥了。可身后的这个男人不是江鹏,虽然他比江鹏更会温柔,更懂得讨好女人,可这样的男人也让韩?#37327;?#24807;,他换过几个女人了?是不是对没每一个女人都这样滥情?#32943;?#21040;这韩?#20004;?#19981;住打了个寒?#21073;?#36731;轻的挣脱开欧阳的搂抱,说了声对不起,抓起浴巾,就这样湿漉漉地跑了出去,扔下欧阳楞?#21595;?#19981;知所?#21860;?/p>

  江鹏这个晚上比较郁闷,现在他正被徐闽骑在身下,看着纤?#38468;?#23567;的徐闽在自己身上如骑手驾御烈马般尽情狂奔,江鹏气恼地想,这也不知道是谁在玩谁呢。想到这又为自己的小聪明后悔,怎么就没感觉倒徐闽的双重性格呢?现在的徐闽那还有一点的温柔娴静,分明一女强人。说的难听点,一母老虎都不过分,那有自己的韩屏温柔乖巧。想到韩屏,心里猛的一疼,跨下的银枪不争气地软了下来。徐闽感觉到了他的无力,差异他没有喷射怎么就泄了气,聪明的徐闽猜想他一定是想到老婆了,于是冷哼了一声,侧身倒在旁边的枕头上,讥讽地问江鹏:”是不是想老婆了?后悔了?#23458;?#20102;!自私的男人。”

  讥讽的语调江鹏哪能听不出来?一时气恼,但她说的对?#21073;?#37117;这个时候了,真的晚了。?#28909;?#24050;经晚了,就没什么好后悔的了,就在你这个娘们身上?#19968;?#26469;吧。想到这,报复的快?#26447;?#21040;了跨下,于是那话儿又坚硬如铁了,猛地扑上去把徐闽压在身下,一阵更猛烈的冲击,让徐闽又一次性感地呻吟起来。看着江鹏满脸的汗水,徐闽拿起床头柜上的毛巾给他擦拭着,嘴里哼哼唧唧地夸赞道:”好样的,呜呜,再用力,呜,这才是男人,呜呜好棒!”

  ?#24052;猓?#30350;洁的月亮爬上了?#25292;?#30475;到了分床而眠的欧阳和韩屏,又看到了疯狂纠缠的江鹏徐闽,又看到了许多它不愿看到的景象,于是月亮逃到了云层里。这掩藏在美好景致下的丑恶,污染了月亮那?#28900;?#30340;眼睛,它宁愿躲藏到乌云的背后,也不愿看到这些丑恶。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大地的时候,所有的丑恶和?#35199;?#37117;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夜里丑陋的人们,重新给自己戴上伪善的面具走到了阳光下,?#36335;?#40657;暗里的丑陋和自己无关一样,每个人的笑容又都象阳光一样的灿烂。

  欧阳被尿憋醒了,匆忙跑到了卫生间,关严门,还把水箱打开,让那哗哗的流水声来掩盖自己方便时候的嘘嘘声。?#20154;?#20174;卫生间里揉着惺忪的眼睛出来,吃了一惊。对面床上空空的,摸摸枕头是凉的,韩屏早就不在房间了。这让他的觉彻?#20180;?#20102;,看看表,才七点多,就估计韩屏昨天一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好。靠在床头点上一根烟,心里有一点懊恼。在这个女人的身上,自己应该算是失败的,虽然成功地疯狂了一次,但他能真切地感受出来,那不是他欧阳有多厉害,完全是韩屏自己想发泄一番,自己只是她的工具而?#36873;?#22312;女人方面,欧阳一直对自己很有自信,可是这一次,也许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看上去烂漫天真的成熟女人吧,所以用了很大的心?#24049;?#25163;段。结果他不得不承?#24076;?#20197;往?#20999;?#30334;试不爽的调情手段,在这个看似天真的女人身上是彻底的失败了,但越是这样,欧阳反倒更欣赏这个女人。

  那边江鹏也从梦境里醒了过来,习惯性地伸手去摸身边的女人,空的,睁看眼睛,习惯地叫了声老婆,没人应声,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楞了一会,才想起来这是在酒店,身边不可能是自己的老婆韩屏。?#20999;?#38397;呢?轻轻地喊了声徐姐,房间里静?#37027;?#30340;没有人回答。坐起来看了看,徐闽的?#36335;?#21644;包都不见了,看来是走了。看了看表,不到?#35828;悖?#35760;得昨天?#21040;?#22825;九点才走的,意识逐渐开始清醒,昨天晚上的疯狂马上清晰地浮现了上来,想到自己在徐闽身上发疯的举动,马上开始惦记起韩屏,不知道老婆怎么样了,遇到的是什么样的男人,会?#25442;?#20063;和昨天的自己一样疯狂。自己平和老婆做爱是舍不得怎么蹂躏她的,要是被别人这么蹂躏,她怎么能受得了?#32943;?#21040;这心里象被针扎了一样的疼,急忙?#21451;?#24102;上取出手机,开机,拨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告诉他,对方已关机。

  天?#21073;?#36824;没起来?江鹏的心开始狂跳起来,眼前幻想出凌乱的床,凌乱的老婆被一个男人搂着。也许还在睡,也许正在凌?#36965;?#22826;有可能了,他们俩口子不就经常在早上的时候做爱吗?越想心越狂?#36965;?#27743;鹏把手机狠狠地摔在床上,在房间里犹如困兽一样来回地走着,又焦躁地打开房门,往自己开的那个房间望着,可是又不能过去敲门,于是狠狠地关上门,倒在床上喘着粗气。

  徐闽这些年一直保持着良好的生活习惯,清晨起来跑步运动,按时吃早餐。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感觉下体有些肿?#20572;?#23567;腹也有些酸疼,腿也是软绵绵的。去卫生间洗脸的时候,发?#33267;?#26377;点浮?#31069;?#19981;觉摇头苦笑了一下,自己昨天晚上是有点纵欲过度了,江鹏这?#19968;?#20063;是太能折腾。探头看了看鼾声如雷的江鹏,心里骂了句,现在怎么变死猪了。

  来到楼下自己家的车里,徐闽把裙子换下来,从车的后坐包里找出一?#33258;?#21160;服穿上,双手拍打了一会脸,让血液流速加快一点,不然一会胖头肿脸的象什么样子。下了车,左右看了看,?#25925;?#20915;定沿着湖边跑,清晨的湖边,空气最清新。

  才跑了两?#21073;?#24464;闽就皱着眉头停了下来,这一跑?#27431;?#29616;不光?#28909;恚?#19979;身也不舒服,心里暗骂着江鹏这头野兽,自己也忍不住?#20302;?#22320;笑了。江鹏之所以能成野兽,还不是自己给刺激的,不那么打击他,江鹏也?#25442;?#37027;么野蛮。直起身子,跑是不行了,就去湖边散步吧。

  远远的看见一个女人呆坐在湖边的栈桥上,看?#36335;?#21644;背影,是韩屏。徐闽的心一紧,这韩屏怎么这么早就跑出来了,会?#25442;?#26152;天晚上遇到怪癖的男人了?#32943;?#21040;这也?#30636;?#24471;自己难受,小跑着来到韩屏身后,蹲下来搂着韩屏的肩膀,感觉到韩屏的身体冰凉的,看来坐了好一会了。看韩屏的脸?#25925;?#24456;平静,只是眼神里雾茫茫的。韩屏回头看了看徐闽,声音干涩地叫了声徐姐,眼神又看向了远方的湖水。

  ”怎么了韩屏,这么早就跑出来了,看什么呢这么出神?”徐闽?#20204;?#26494;的语调亲切地问韩屏,同时把围在腰上的外?#30528;?#22312;了韩屏的身上。

  韩屏转过脸看着徐闽,身上的外套让她的心有了些许的温暖,看着徐闽关切的眼神,韩屏的眼圈不争气地红了,清了下嗓子,柔弱地靠在徐闽的肩上:”徐姐,你看远方的小岛?#21543;?#22810;美,可是昨天咱们上去的时候,怎么就没感觉出来有多美呢?”

  徐闽看着晨雾里的湖心?#28023;?#30887;水蓝天中的小岛掩映在薄雾里,有?#20301;每?#28789;的感觉,是很美。看看韩?#33080;?#21574;的眼神,徐闽的内心叹息了一下,这个一直生活在温室里的小女人,外面的一点风雨?#36816;?#21487;能都是致命了,一定要让她走出心灵的阴影,不然她这一辈子就会噩?#23614;欢稀?#24819;到这,扶起韩?#20102;担?#8221;?#24471;妹茫?#20320;昨天没觉得?#20999;〉好潰?#37027;是因为你走到了它的世界里,你看到的是它最真实的一面,你等我一下。”说着起身跑向停车场。

  韩屏疑惑地看着徐闽,不一会又跑了回来,手里多了一个小盒子。徐闽坐到韩屏的身边,从盒子里拿出来一个高倍望远镜,递给韩屏,让她用反面看?#21595;?#24515;岛。镜头里湖心岛更美了,清晨的太阳给小岛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在碧蓝的湖水映衬下,远看如同梦里的海市蜃楼,韩屏惊喜的叫道:”徐姐你快看,远看更美了,你快看呀。”说着把望远?#31561;?#21040;了徐闽的手里。

  接过望远镜,徐闽没有自己看,而是翻过来又送到了韩屏的手里:”?#21595;牽?#20320;现在再仔细看看,?#25925;悄切〉海?#20320;看它还美吗?”

  韩?#20004;?#36807;来,对着湖心看了一会,失望地放下了望远镜。徐闽微笑着问她:”怎么了,还美吗?”
  韩屏摇了摇头,徐闽搂着她的肩:”你看清楚了,?#21442;?#38750;是沙滩、草、树,可能你还会看到一些不舒服的东西,?#28909;?#22403;圾。其实生活也是一样,远观是美的,近了也不过如此,别把什么都想得那么美好,顺其自然,你就会少了许多不必要的烦恼,想得多了就是自寻烦恼。已经发生过的事,想也没用,走路不能老是看后面的脚印吧,?#25925;?#35201;多向前看,你说?#26376;穡?#8221;

  听着徐闽的话,韩?#33080;了?#20102;一会,又拿起望远镜,望了望远方。放下望远镜,回头看了看昨天晚上住过的酒店,长长出了口气,扩了一下胸,然后?#37202;?#26469;,一拉徐闽:”你说得对徐姐,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想也没有用,过去的就过去吧。”看了看徐闽的这身运动服说:”你是要跑步吗?来,我陪你一起跑。”

  徐闽看着韩?#20004;?#19978;的细高跟皮凉鞋,没说什么,摇头笑了一下。韩屏也低头看了看,吃吃地笑了两声,抬脚甩掉了凉鞋,跳下栈桥,光着白净的小脚丫在柔软的沙滩上跑了起来。徐闽看着跳跃的韩屏,由衷地笑了,受她的感染,徐闽也甩掉运动鞋,脱去袜子,光着脚跑在清晨还很凉的沙滩上。
远处,陶铭萧靠在车的后备厢上,眯起眼睛饶有兴致地看着沙滩上的两个女人,在他的身后是两箱饮料。等了一早上了,还没有一家离开的,看来昨天晚上都很愉快。正想着,后面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头看,是笑咪咪的欧阳和月亮,忙转身笑着?#21097;?#8221;怎么,你们这么早?要回去了?”

  欧阳点了一下头:”上午还有重要的客户来会面,我们就先走了,对了铭萧,有没有兴趣驾驶车旅游?”

  ”说?#30340;?#30340;想法。”陶铭萧很有兴致地看着欧阳剑。

  ”其实也不用去远地方,找个有山有水的地方。最好能漂流,自己驾车,自带炊具,两天的路程,到目的地再玩两天,来回一周。人不要多,五六个家庭,最好都是熟悉的,你说怎么样?”

  ”为什么要熟悉的呢?”陶铭萧?#20102;?#30528;问。

  ”熟悉的就是好朋友了,彼此都很了解。因为在一起六天,熟悉的?#25442;?#26377;别的事,?#28909;?#38065;多钱少的了,再说彼此都熟悉玩起来也开心,喝酒都有兴致,不是吗?”

  ”好?#21073;?#19981;错的想法,这样吧,别找假期,因为假期里所有能玩的地方都会人满为患,那样多扫兴。找个平时大家都方便的时间,就五家吧,找比较熟悉的朋友,这个我来安排,你负责线路。”

  ”OK”,欧阳潇洒地挥了挥手,上了自己的车。陶铭萧这才想起来,叫还没上车的月亮拿四听饮料,欧阳在车里?#30333;?#35828;不要,这边月亮老大不客气地捧了五听可乐上了车。

  陶铭萧看着月亮费力地捧着可乐上了车,不由点着她的背影哈哈大笑。等欧阳的车开了出去,他才看到酒店大厅里,江鹏左顾右盼地找着什么,于是喊了他一声,江鹏看到陶铭萧,急忙跑过来焦急的说:”陶兄,看到韩屏了吗,我听楼层的服务员说她早就出来了。”

  陶铭萧看着他焦急的表情,?#21595;切?#20102;起来,伸手向湖边一?#31119;?#27743;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紧张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远处的沙滩上,两个女人欢快地奔跑着,金色的晨光下,女人头发凌乱地飘扬着,丰满的身躯释放着成熟女人那独有的魅力。这一幕情景是江鹏万万没想到的,想象里韩屏一定在那个角落里委屈地哭泣着,现在看到她快乐的样子,江鹏紧张的心?#25925;?#25918;下了,但另一种酸楚?#20174;?#20102;上来,她为什么会快乐,她的快乐代表的是什么含义?是不是意味着昨天晚上的男人让她很满足?难道那个男人比自己优秀了许多吗?徐闽也那么快乐,她会?#25442;?#21644;韩?#20102;?#20102;昨天晚上的一切?#32943;?#21040;这些,江鹏的心里又混合了忐忑酸楚?#22836;?#36481;。

  陶铭萧看着江鹏那阴晴?#27426;?#30340;脸,又看了看远处的两个女人,拍了江鹏一下:”来帮忙,把饮料抬进车里。”

  陶铭萧发动车子,轰地一脚油门就冲到了沙滩上,跳下车,陶铭萧也脱下了皮鞋,活动了几下,又冲着湖水尽情的大叫了两声,回身招呼江鹏也下来。

  江鹏犹豫着下了车,看了看跑过来的两个女人,有点尴尬地对徐闽打着招呼,早上好。

  徐闽扑哧一笑,拉着韩屏往江鹏的跟前一推:”?#20498;希?#20320;问候错了,应该先问候夫人早上好,一点都?#25442;?#26469;事。”

  这下江鹏的脸腾地红了,直眼看着韩屏,这韩屏跑得额头布满细密的?#24618;椋?#31449;在原地还保持着小跑的姿势,乳房在怀里象两只小兔一样上下扑腾着,凌乱的长发随着她跳跃的身?#22836;?#33310;着,红扑扑的脸上,一双迷人的眼睛飞扬着琉璃一样的色彩。老婆的镇定让江鹏更尴尬,嘴里象含了核桃一样打着转,却说不出话来。

  韩屏一边保持着小跑的姿势,一边看着尴尬的江鹏,心里虽然又恨又气,但又怜惜他,于是眯起弯弯的眼睛,让自己笑得尽量亲切柔和些,伸出小手拍了拍江鹏的脸:”早上好老公,看你的眼?#28023;?#26159;不是还没洗脸呢,现在我命令你,去水里洗把?#22330;?#8221;

  如释重负一般,江鹏长出了口气,感激地拍了老婆一下,又看了看自然平和的徐闽。转身到河边,脱下皮鞋,捧起清凉的湖水,连头带脸的洗了起来。

  韩屏看着听话的江鹏,本来酸溜溜的心好受了一些,一时童心又起,从后面跑过去,一把将刚直起腰的江鹏?#24179;?#20102;湖里。看着水淹到膝盖,提着裤腿狼狈的江鹏,傻?#23601;?#19968;样开心的蹦跳着笑了起来。

  ?#38706;?#30340;江鹏缓过来神,索性放下裤腿,撩起水劈头盖脑地扬向韩屏,甚至直接攻击了一旁乐不可支的徐闽和陶铭萧。徐闽和陶铭萧也来了精神,冲到湖边就?#23588;?#20102;水?#21073;?#20110;是这清晨里本该寂静的莲花湖,顷刻间水翻浪涌地喧闹起来。

  二十分钟后,陶铭萧的车开回到酒店门前。江鹏和陶铭萧全身湿透的下车来,相互看着对方的狼狈样子,江鹏嘴里?#27905;?#30528;什么,手不住地擦拭着被水打湿的手机。陶铭萧已经笑的蹲到了地上,江鹏看着头上直滴水的陶铭萧也禁不住哈哈大笑道:”你也没比我好多少,咱俩现在是五十笑一百,哈哈。”

  陶铭萧?#37202;?#26469;才想反?#20132;?#20987;,徐闽探出湿漉漉的脑袋说:”你俩快把饮料搬下来,我俩?#27599;?#36710;到那边换?#36335;?#21435;。”

  等饮料搬下来,徐闽扔出来一条毛巾,轰地开车跑向了远方的草原。江鹏看着徐闽开车的样子,回想起她昨天晚上的张狂,不禁挠了挠头。

  九点,会员陆续下来了。陶铭萧把饮料分给大家,嘱咐回去的路上开车要小心。江鹏在一边细心观察,这些男人都表现得若无其事,起码表面看不出来有什么?#35805;玻?#26377;些人的眼神里还不经意地流露出满足神态。女人的表情各不相同,几个第一次参与活动的女人,低着头,脸带羞愧匆忙地钻入自己家的车里再不肯出来,甚至坐在车里都要用遮阳板来挡着自己的?#22330;?#30456;反有几个女人表现得?#25925;?#33853;落大方,相互之间谈笑自如,看来这几个已经不是第一次参与活动了。看到这江鹏想到了来时和韩屏独处那尴尬的情景,暗自担心,回去的时候会?#25442;?#27604;来时更尴尬,想到这里心里一阵翻腾,头也有点晕,赶紧蹲到了地上。

  送走了所有的人,陶铭萧回头看到了蹲在地上的江鹏,忙蹲下来看他,感觉他脸色苍白了许多,摸了摸江鹏的额头,没感觉发烧。就关切的?#21097;?#8221;江鹏,你怎么了?那不舒服吗?”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头有点晕,心里没底一样的空。”
  ”?#21486;?#37027;是饿的吧,你是不是有吃早餐的习惯?”看江鹏点了点头,陶铭萧?#37202;?#36523;来,伸手对江鹏说”来,?#28079;?#36710;钥匙给我,咱去找那两位千金,进城里吃早点去。”

  空旷的草原上,徐闽把车的两边门打开,让风从车里尽情的?#20498;?#20004;个女人就穿着三点内衣坐在那欢快地聊着彼此的保养美容心得,只是韩屏老是有点走神。徐闽看出来她有话要?#21097;?#20063;猜出个八九,但自己就不往那个话题上引,只是给韩?#20004;?#30528;怎样用薏米做美白面膜。韩屏眼睛看着徐闽,嘴里也应着,心思却不在这上面,好容易等徐闽讲完,韩屏实在憋不住了,于是红着脸问徐闽:”徐姐,你,你昨天,那个昨天,唉,算了,不问你了,不好意思。”

  徐闽掐了韩屏的脸一下,嘻嘻的笑着?#21097;?#8221;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昨天晚上的事,想知道?#19968;?#30340;是谁?#21073;?#20320;个傻?#23601;貳?#8221;

  韩屏羞怯地点了下头,又慌忙地摇头:”不是,徐姐,你误会了,我不是想问你这个,我是想问你,那什么,你,你昨天晚上那个的时候,就没想过姐夫吗?”

  徐闽把头重重地扔在靠背上,长叹了一口气,眼神里有了一丝?#24623;簟?#22905;把手搭在韩屏的肩上,摆弄着韩屏的耳朵,幽幽地道:”原来的时候,我也和你一样的感受,我能知道你昨天晚上一定很伤心难受,一定老是想起丈夫。最初的时候我何尝不是如此,但习惯太可怕了,不论什么难以接受的事,当你习惯了,也就默然了。”

  说到这徐闽直起了身子,眼睛看着韩屏,眼神里是坚毅和嘲讽:”人活这一生,不就是体验和感觉吗,都是人,凭什么只许男人玩弄我们女人?我们女人怎么了?我们也有欲望,为什么我们就不能玩弄他们?#20999;?#33261;男人?”

  看着韩屏迷惑的眼睛,徐闽有些激动的心情平稳了下来,把韩屏往自己的身边拉了一下,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抚摸着韩屏那光洁的后背:”傻?#23601;罰?#29616;在这个社会,诱惑太多了,许多的诱惑不是人的?#23616;?#23601;能?#38047;?#30340;,谁都不能保证一个人的身体一生就只属于自己的配偶,尤其是男人。你不知道他的身体这一生到底会给予几个人,与其让男人瞒着我们出去花天酒地,还不如这样都开心地放松一下,起码是干净的,比让他们去找小姐带一身的脏病回来强百倍。可能我的理论吓倒你了吧,但这是无奈中的无奈,有时候,你还真的没办法把握命运。”

  韩屏?#32933;?#35753;徐闽的话给弄懵了,可是,又不得不承?#24076;?#36825;话现在自己听了很受用。于是也直起身子,刚想说什么,突然看了看后面,惊叫了一声:”徐姐,快穿?#36335;?#20182;们俩来了。”  

  陶铭萧把车停在徐闽的旁边,看着两个女人手忙?#24597;?#22320;在穿?#36335;?#21644;江鹏相视而笑。那边徐闽套上了裙子,看着两个?#25925;?#28287;漉漉的男人,也笑了:”我?#30340;?#20204;两个,把湿?#36335;?#33073;下来,挂在车外,就在这草原上跑两个来回,?#36335;?#19981;就干了吗?这样穿湿?#36335;?#20250;做病的,都这么大人了还不知道照顾自己,真是的。”

  陶铭萧摇了摇头:”来不急了,江鹏饿的难受,咱快去找地方吃点东西吧。”

  韩屏从另一面跳下车,跑过来,把一块巧克力塞给了江鹏:”你再坚持一下,我看了,酒店就供应早点,把?#36335;?#36305;干咱就吃饭去好吗?”江鹏顺从地点了下头,韩屏看到了他眼睛里的?#29273;ⅲ?#19981;由心就软了。
高速路上,陶铭萧开车,身边坐的?#25925;?#27743;鹏,徐闽和韩屏的车早跑没?#30333;?#20102;。吃了早点,江鹏的情绪好了很多 ,和陶铭萧在饶有兴致地商讨着自驾车旅游的计划。人和人的关系真的很微妙,就短短的几次接触,两个人就已经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了,甚至江鹏都忘记了昨天晚上自己就睡了人家的老婆。这时候的两个人,怎么看都象多年的密友一样。

  喝下一口可乐,江鹏掩饰地咳了一下,问陶铭萧:”你什么时候开始想起来弄这个俱乐部的?”

  陶铭萧边开车,边把自己在英国留学的经历以及怎么?#40092;?#27431;阳的简单讲给了江鹏。江鹏听完若有所思又问道:”你说,咱这样是不是很缺德?是不是很畜生?”

  陶铭萧没说话,把车慢慢靠了边,从车上下来,绕过去,打开?#24471;?#23545;江鹏说:”来,你过去开车,我有点开不惯你的别克。”

  车重新上了路,江鹏沉默了。他以为陶铭萧生气了,就很想和他解?#20572;?#20294;又不知道怎么解释好。于是就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陶铭萧,发现陶铭萧的表情很平静,并没有生气的样子,就小声的?#21097;?#8221;你生气了?我刚才的话是不是有点重了?”

  陶铭萧打开一听啤酒,一口气灌了下去,抹了下嘴,打开?#30333;影?#21860;酒罐扔了出去。手就伸在外面没收回来,眼睛看着前方,声音?#32479;?#36947;:”你说的也许没错,在别人眼里我们可能就是畜生,但是,每一个人对生活的理解和生活的方式态度都是不一样的,我给你讲个我自己的故事吧,这个故事我连老婆都没有给讲过。”

    陶铭萧又拿出来一听啤酒,抿了一口,眼睛依然看着前方问江鹏:”在讲这个故事以前,我问你个问题,你是多大的时候接触性的。我指的不是具体的实践,而是指性启蒙。”   江鹏想了一下:”大概十五六岁吧,初中快毕业的时候,那时候的男孩子就已经开始?#20302;?#22320;看那样的刊物了。我记得我是初中毕业的时候,和同学去录象厅。那天在放一个武打片,后来就有大人在那嚷着换毛片,老板就换了一个三?#38208;?#37027;是我第一次真切地感受性。”   “?#21486;?#25105;可比你要早的多,我第一次的时候只有十岁。”陶铭萧的声音尽管很平静,但他一声沉重的叹息,让江鹏能感觉到他内心里常年的压抑与沉重。江鹏眼睛看着前方,努力使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方向盘上,耳朵听着陶铭萧讲述的故事。随着陶铭萧那低缓的声音,江鹏?#36335;?#36208;进了陶铭萧那沉重的内心世界。

  陶铭萧小的时候,他父母工作在一个小县城。父母都是那个小县城的中学教师,为人严谨,比较受人尊重。但家里条件很一般,一套五十年代前苏联援建的老旧楼房,也就三十几平方?#20303;?#38518;铭萧的上面有两个姐姐,大姐?#20154;?#25972;大了八岁,由于房子太小,所以陶铭萧一直和两个姐姐住在一个房间,一个小双人床的上面给陶铭萧搭了个二层铺,陶铭萧就在这二层铺上睡到十五岁。直到有一年父亲因为带出了三个考上北大的毕业生而名声大振,才被破格调到了现在这个城市的实验中学。学校给分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陶铭萧那时候才第一次有了自己的小空间。

  在那个小县城,在那个?#20973;?#30340;房子里,陶铭萧十岁的那一年。一个初夏的晚上,吃多了西瓜的陶铭萧半夜起来,迷糊的他没穿拖鞋,光着脚丫就去了厕所,撒完尿出来的时候,陶铭萧听到了女人断断续续的惨叫声。他楞了一下,仔细听,声音来自父母的房间,而且那叫的声音很象是妈妈。于是他蹑手蹑脚地走到父母的房门前,趴在那?#20973;?#26408;板门的缝隙上往里看,这一看把陶铭萧吓了一跳。平时?#35748;?#21448;庄重的父?#31069;丝?#21364;全身光溜溜的一丝不?#36965;?#27491;狠狠压在同样光溜溜的母亲身上。被压的母亲一定很?#32431;啵?#22240;为她两手死死攥着父亲的胳膊,叫的声音也挺惨的,还断续的喊了声受不了。陶铭萧看父母在打架,心里很害怕,想进去劝父?#31069;?#21487;他又很怕父?#31069;?#36824;好这时候父亲终于不再?#40723;?#20146;了,翻身倒在了一边。母亲也终于长出了一口气,手搭在父亲的身上喘息着。小小的陶铭萧也?#36335;?#26494;了一口气,看母亲要起床来,急忙惦起脚溜回了自己的小床上。

  那以后陶铭萧就觉得母亲很?#38378;?#29238;亲很可恨,为什么要打那么?#23631;?#30340;母亲呢?于是在一次姐姐接他放学的路上,他终于忍不住把父亲半夜偷着打母亲的事?#37027;?#21578;诉了姐姐。没想到姐姐奇怪地看了他一会,脸红的可怕,一把拉他进了胡同。?#26377;?#37117;没舍得骂过他一声的姐姐,这一次狠狠地打了他一顿,边打边让他保证以后不在偷看父母打架。看着姐姐因为气愤而扭曲的脸,小铭萧知道自己肯定犯了大错误,吓得急忙点头保证今后绝不再偷看了。

  晚上,姐姐拿进来一个痰盂,?#32420;?#22320;命令小铭萧今后就在这痰盂里小便,晚上再不许去厕所。从那以后,陶铭萧真的就再没看过父母打架,但父亲的丑陋,母亲的?#32431;?#21627;吟?#20174;?#21051;在他那?#38706;?#30340;心灵里?#21448;?#19981;去。

  到中学的时候,陶铭萧已经逐渐明白了父母的行为,但他的内心?#25925;怯幸?#24433;,觉得那事怎么能让女人那么?#32431;唷?#37027;时候陶铭萧开始专心学习,不看?#20999;?#24102;性启蒙的刊物,也拒绝了几个对他有好感的女同学,?#32533;?#30340;性格一直到了大一,才因为接触了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而改变。

  考上医学院的陶铭萧尽管已经明白了性是怎么回事,也不再感觉父亲丑陋,但依然性格?#32533;В?#19981;喜欢和同寝室的同学相处,尤其讨厌他们晚上无休止地谈论女人和性,于是自己搬出了寝室,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小房子,是楼房四居室里的一个小单间,?#22836;?#19996;合住。那房东是个留守女士,那时候出国?#39034;?#25165;兴起,她丈夫去了美国打拼,这女人带着幼小的孩子在家留守。因为房子大,感觉住不起来很浪费,再有空荡荡的也觉得害怕,于是就想租出去。本来想租个女学生,但一直没有合适的,当陶铭萧找到这里的时候,那女士也许是看到陶铭萧那还有些稚气的脸吧,觉得这?#25925;?#20010;孩子,就痛快的租给了他。

  ?#25925;?#19968;个夏天,?#25925;敲?#28909;的晚上,?#25925;?#22240;为去上厕所,陶铭萧看到了客厅里的沙发上,那女人对着电视录象里的黄色镜头在手淫,惊慌的陶铭萧扭头往房间走,?#24597;?#20013;碰翻了椅子。于是,该发生的故事就发生了。只是陶铭萧的第一次很失败,因为他不?#39029;?#21160;,他怕听到她在抽动中的呻吟,在他听来这和母亲几年前那个晚上?#32431;?#30340;呻吟是一样的。那女人就很着?#20445;?#20351;劲抓着陶铭萧的肩膀让他动,当他听了陶铭萧的担心后,笑得滚到了地上。就在那个晚上,就在那个女人的爱抚下,陶铭萧终于知道了,原来母亲那不是?#32431;啵?#32780;是幸福,原来女人的幸福是?#24202;?#24555;乐满足着。

  讲完了自己的经历,陶铭萧好像晴朗了心情。喝干了手里的啤酒,看着江鹏道:”我说这些,是想告诉你,人对幸福的理解是不一样的。也许,在别人的眼里,我们是肮脏的畜生。但是,起码我们是无私的,我们的发泄和放纵是共同的,而且我们只是欲望的发泄,我们的情感没有出轨。我和徐闽的夫妻关系,比?#20999;?#35980;合神离的家庭要好得多;比?#20999;?#33258;己去找小姐发泄的男人,比?#20999;┩低得?#25720;找个情人满足欲望的女人,我们要高尚得多。?#20999;?#39554;我们是畜生的人,其实他们的内心,他们的行为,可能比我们更畜生。人的阴暗心理是与生俱来的,每个人都有,只是面具把人的外表给美化了,论内心,哼,谁也不?#20154;?#24178;?#27426;?#23569;。”

  江鹏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陶铭萧伸出了大?#31895;福?#38518;铭萧看着他?#21097;?#8221;你也同意我的观点吗?”

  江鹏一副?#32420;?#30340;样子:”陶兄,小弟佩服得要死,你刚才的话,乍一听吧,那是谬论,可仔细一听吧,还真的是有点道理的谬论。”

  陶铭萧嘴一撇:”哼,有点道理的谬论?#25442;故敲?#35770;吗?”说完两个人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前面的车里。两个女人也?#30007;?#27491;浓。韩屏天真地问徐闽:”徐姐,你说,这个世界有爱情吗?”   徐闽白了她一眼:”傻?#23601;罰?#24590;么没有?#21073;?#20320;没爱过江鹏呀?你没爱过你们怎么结婚了?没爱过你们的孩子怎么来的?”

  韩?#26009;?#20102;想,幸福地笑了,但马上又失望的?#21097;?#8221;那爱情究?#25925;?#20160;么?能长久吗?”   徐闽认真地想了一下:”怎么?#30340;兀?#29233;情应该就象是本诗集吧,当你刚翻开的时候,会被里面的华丽和精?#20160;?#21160;心?#36965;?#20294;看得久了,再华丽的诗句?#19981;?#40635;木,也就没了新鲜感,当你把这本诗集合上的时候,才会发现,它不过就是几张有字的白纸而?#36873;?#26377;很多人都在谈论幸福,但有真正的幸福吗?幸福究?#25925;?#20160;么呢?其实要我说,什么都不知道的白痴才真的幸福,对很多人来说,幸福其实是个谎言。” 韩屏认真地想了一会,很赞同地使劲点了点头。

   “那什么时候?#25293;?#30693;道爱情已经不新鲜了呢?”韩屏歪着脑袋等着徐闽的回答。
  ”当你们不再回忆过去一起走过的美好时光,当你们只有在做爱的时候才想起接吻,当你们互相看不到对方的优点,当你们习惯于晚回家而不给对方打个电话的时候,爱情可能就不在新鲜了。”徐闽沉静的回答让韩屏的表情不再天真,她认真地思索着徐闽的话。

  当两家人在?#20804;?#24515;分手的时候,韩屏已经不再嘻嘻哈哈了,看着她故作深沉的样子,徐闽忍不住笑出了声。

转载请注明:一枝独秀|夫妻交友|幸福村 » 白领一族的换妻故事连载-3

喜欢 (39)

您必须 登录 ?#25293;?#21457;表评论!

彩39是正规的吗
<tt id="iog04"><noscript id="iog04"></noscript></tt>
<acronym id="iog04"></acronym>
<acronym id="iog04"><small id="iog04"></small></acronym>
<tt id="iog04"><noscript id="iog04"></noscript></tt>
<acronym id="iog04"></acronym>
<acronym id="iog04"><small id="iog04"></small></acronym>